山有茂木

_(:з」∠)_

五分钟,补了张,作业_(:з」∠)_

【剑网三】羊花 待到有情时 3


月黑杀人夜,风高放火天。
今夜月明星稀,微风习习。堤岸旁,杨柳下,三人默默相对,有人神色十分尴尬。
三个人的晚餐,怎么吃也吃不完——咳,画风不对。
唐七言先发话了:“你们俩,认识?”他实在受不了这二人堪称无语凝噎的对视了。
“……”怎么说呢,我看上了个人打算把他发展成姘头结果发现对方是对立阵营的?艾玛不要太狗血。岳长空内心吐槽。
“……”万花没有隐身怪我咯。
最后还是唐七言出手,把莫恨歌捆了个结实,拎回了岳长空住的客栈,在唐七言执着的追求在哪里跌倒就要在哪里爬起的信念下,两人还是去了杨树下,不过这次是在客栈门口。
“谷主怎么说?”
“大敌当前,浩气的老匹夫不会不知轻重,再探。”
“也就是说,很有可能是有人故意为之,想要浩气恶人再起纷争。”
“我也这么想,谷主已经派不灭烟已经去打探了,我们还要准备好,如果真是如此,免不得要打一场。”然后唐七言话锋一转,“但是那个万花,又是怎么回事,他不是浩气的吗?”
“他不是浩气,但是他妹夫是,他是替他妹夫传话,才到昆仑去的,但是这只是表面上看。”
“他跟着你来这儿,绝对不是打什么好主意。”
“可能吧,但是……”
“怎么?”
“无事。”岳长空突然止住话头,然后打发唐七言回去。
“……”唐七言虽然疑惑,但没有追问,几个跳跃便融进了浓浓夜色。
岳长空回到客栈,莫恨歌正坐在桌旁喝茶。
“……你到底是何人?”岳长空看了看地上四分五裂的绳子。
莫恨歌抬眼看他,笑道:“岳兄这是何意,我们不是早就认识了?”
“……你是哪边的人?”
“我不属于任何阵营。”
岳长空知道,自己今晚是别想套到话了,万花没有恶意,至少现在没有。
岳长空来扬州的路上,遭遇一场血战,虽然没有性命之忧,但却受了内伤,来见唐七言的路上,后面跟了三个尾巴,如果不是莫恨歌把他们解决了,岳长空肯定要大费一番功夫,可能还要再伤。
唐七言的绳子,并没有对莫恨歌有任何作用,他们的话,肯定已经被听到了。
他已经很累,内伤还需要调养,索性不再想这些,又把莫恨歌捆上,走到床边,翻身躺上去就睡了。
莫恨歌:“……”绳子挣不开了,内力被压制,看来茶被下了药。他是天工弟子,连药名都认不全。
莫恨歌刚从墙头上吹了半天的冷风,现在没有内力护体,还坐在地上,不由得打了个冷战。
这一次,扯平了。
他透过自己乱糟糟的刘海,恶狠狠的瞪着在床上呼呼大睡的纯阳,安慰地想。

之后的一段时间,莫恨歌就基本上没出过门,一直被圈养在屋里,岳长空给他换了个长一些的莲子,挂在窗户上。
没了内力,他就是个文弱书生,连窗框都弄不断。的确没有一直压制内力的药,但是架不住不间断的吃。
首先,他出不去,只能吃岳长空给他的饭;其次,他分不出来哪个下了药哪个没下药;然后,就算他誓死不屈不吃饭,岳长空还可以给他灌下去,他没内力根本反抗不了。
岳长空,每天都会不定期出去,根本不知道他在干什么。
再这样下去,莫恨歌觉得,自己都快变成盆景了。只有一点,他可以好好洗个澡,就是要面对店小二奇怪的眼神。
他摇晃了一下手上的铁链子,看见楼下岳长空进了客栈。

【剑网三】羊花 待到有情时 2


李太白诗云“烟花三月下扬州”,此时已是四月初,但花还未谢尽,城外绿柳垂堤伴着桃花满地,城内叫卖不绝熙熙攘攘,好像战火离这个繁华的城市还很遥远。
岳长空自小在纯阳长大,后来因缘巧合入了恶人谷,一直呆在昆仑,都是苦寒之地,虽来过扬州,见过南国春来之时鲜花满城、春水融融的样子,但此时还是被这里的美景所吸引,一路上不言不语,细细观看着风景。
莫恨歌在万花谷长大,再多的花也不新鲜,只对路边的书摊子还颇有兴趣,两人都精于书画,一路上走走停停,不觉就过了半日。
见时至晌午,莫恨歌又拉着岳长空去酒楼二楼用饭,酒过三巡,莫小花明显不行了,但却还要硬撑,傻呵呵的笑着,净白的脸上薰起红云,眼神也开始迷糊,衬着窗外的桃花,却是好看的紧。
“……”岳长空觉得,再喝下去,会出事。
但他脸上还是不显,淡然一笑,好像春风拂开了冰层,果然,莫小花呆了。
“……岳兄笑起来真好看。”
“嗯,你也好看。”
“岳兄……”莫小花低头,脸更红了。
“在下还要办事,今日便先告辞了。贤弟,不如明日你我二人再聚?”
“好……”
就此作别后,岳长空便回了驿馆休息,没有如他所说去办事。但到了子时,却听窗一响,他翻了出去。
双方约在半夜,自然是商量十分机密的事,多半不是好事。
莫小花也这么想。
他跟在对方后面,自然也不打算干什么好事。
岳长空白日里看风景,也顺带摸了摸地形,就算摸黑,一路上也一点路都没绕。
两人一前一后,偷偷摸摸,半柱香后到了城外。岳长空停在一棵柳树下面,莫恨歌就蹲在另一棵远些的杨树上。
不洗头还半夜跟出来,也许这是他这辈子做的最有损师门形象的事了。莫恨歌想。
树下的岳长空也觉得自己这么偷偷摸摸的实在窝囊。不过让他窝囊的那个人马上就出现了。
一身蓝衣,半边面具,一条假腿。莫恨歌看不清楚全貌,但是他看出那人是个唐门。
这时,那个杀手停下与道长的交谈,缓缓转过身,举起千机匣,莫恨歌立刻感觉到了腿上一痛。他顾不得许多,只来得及保证自己没有头朝下载下去,捍卫了自己头发的贞操。
“呦,一朵花。”然后那条假肢就踩在了他面前的土地上。





所以,其实,羊不是高冷羊,花也不是软萌花。对不起这是短小的一章(*/ω\*)

【剑三】羊花 待到有情时 1


扬州,四月,正是好时节。
莫恨歌坐在扬州城门外的茶馆里,让老板娘沏了一壶方山露芽,看城外的草色微青。他貌似潘安,皮肤白净,一双墨瞳熠熠生辉,端茶倒茶的动作轻巧灵活,一身朔雪套更衬得他,呃,腰线纤细,温润如玉。那些刚刚踏入江湖的盯着这个书生,眼里满是好奇。
“莫小哥,你可好一阵子不来了,我还以为你早就忘了我这个小破茶馆了,怎么今天有空子来我这儿坐?今天少不得让你说上一说。”老板娘赵云睿徐娘半老,风姿依旧,当年莫恨歌也同江湖上多数年轻人一样,在她这里打过下手,可说是个老前辈。
“老板娘别来无恙,我好不易从龙潭虎穴囫囵个出来,您高抬贵手别调笑我啦,”莫恨歌摇头道,“在下怎敢忘了风华无双的老板娘,当年老板娘对在下的调教在下不敢或忘。”
“诶呦喂,看看酸的你,还当年,怎么啦,嫌老娘我老了?”
“晚辈怎敢,老板娘风华正茂,就跟那柳树上的青芽似的。”
眉毛一挑,赵云睿又问道:“你刚说从龙潭虎穴出来,你干嘛去了?”
“这个嘛,老板娘也知道,现在安禄山史思明叛乱,浩气与恶人决定暂时联合对抗叛军,我这个中立的就被我那泼辣妹妹丢到昆仑去给恶人的递话,龙门附近叛军极多,我这种扶不上墙的可不就成了过街老鼠了嘛!”
“要说也只能说现在世道太乱,流民遍野,说不定哪天战火就烧到扬州来了……算了算了,还是莫谈国是吧。”
“老板娘说的是,在下实不该起这个头。”
“那你可小心着点,现下虽说两大阵营执手并肩,但谁都知道,多年的积怨不是说说就能化解的。”
“谢老板娘提醒,在下定会注意。不过此番去昆仑,倒也有收获;在下与一位恶人的道长相谈甚欢,实在是不可多得的知音。”
“莫贤弟原来也在扬州?”只听得一人沉静如水的声音,说话间也进了茶馆,此人身材修长,长发束起,一身秦风套道服,目光清冷,一派潇然洒脱。与莫恨歌貌似潘安不同,他面容温润却不柔弱,也是难得一见的美男子。
“岳兄!”莫恨歌眼里一下亮了起来,脚步极快的走到那人身旁,“好久不见,在下到扬州来见故人,不想如此之巧,岳兄怎的也到扬州来了?”
“办些谷里的事,还要往长安一趟。”
“那,岳兄可否在扬州多待几日,我也算是扬州人,愿尽地主之谊,呃,”说到这,他忽然觉得有些不妥,对方是恶人谷的,他却只是个散人,更何况他妹夫还是浩气的……思及此,他脸不禁热了起来。
不过岳长空似乎并未在意,还有些兴致的道:“那便好吧,多谢贤弟。”
莫恨歌一下子就又精神了起来,双眼更是亮亮的望着对方:“那就这么说定了,岳兄,我带你去看一看这一带的风土人情可好?”
“悉听尊便。”
二人走远,赵云睿被凉了半天才缓过神来,眨了眨眼睛,没想到这莫小花平时口齿伶俐,对着这道长却傻乎乎的,心里想什么全摆在脸上了。还扬州人,谁不知他从小在万花谷里长大,在扬州呆的时间加起来也就一两个月。
“莫小花居然发春,呸,动情了?”老板娘晃晃脑袋,“这怎么看也不像是两情相悦啊……”







在下万花,算个小白,此文短小,文里若有BUG请指点,多谢阅读。另,文名是随意取的(喂!)

我心有猛虎,在细嗅蔷薇。

真正的幸福应该是,你觉得另一种生活方式也不错,但却并不向往。

就是喜欢向下长╮( ̄▽ ̄)╭

以前拍的动物园的一角,动物园除了动物还有其他可爱的东西呀ヽ(爱´∀‘爱)ノ